d˙ー˙b

恋与求生欲 大概是ooc

背景平行世界不同感情线  先写白and周
周棋洛带着五岁的小小洛参加亲子节目。

Q:“小小洛喜欢粑粑多一点还是喜欢麻麻多一?”
周棋洛愣了一下,接着胸有成竹得笑了一下。
A:“当然是麻麻啦!”
大洛洛懵逼地揪了一下自己的金发,难道超能力失效了!?周棋洛决定先问问儿子为啥。
“粑粑你老是和我抢薯片,羞羞羞!”小小洛抛了个鄙视的小眼神,哼,每次麻麻给自己买的薯片都到他嘴里了,还有超级英雄卡……抢零食的粑粑最坏了,小小洛决定半分钟不想理他。
  周大明星:老婆,儿砸欺负我(ノ ○ Д ○)ノ,周棋洛画圈圈碎碎念:自己以后都不教儿子玩电脑了。
————————————————————(画风突变)
白起和悠然带着七岁儿子小飞逛了一圈游乐园。
社会实践调查人员:“小朋友,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小小飞:“……问。”
“你更喜欢爸爸还是更喜欢妈妈啊?”
小小飞沉默了一会,在白起的凝视和悠然温柔的眼神中开口“妈妈。”
“因为爸爸说,要喜欢妈妈”小小飞歪了歪头。
  白起罕见地笑得很开心很得意。
  悠然惊讶,有些疑惑地示意自家先生“我怎么不知道你和儿子说了这个?”
  白起眉目温柔,像是沉淀了岁月所有的美好,“我爱你,他可不能不喜欢你,不然我第一个不同意。”
  悠然笑了,何其有幸遇见你,学长。

当手机酱拒绝吃狗粮 cp白起悠然

   可能ooc
“学长学长,明天我们去哪里玩?”还在出差回家路上的悠然开开心心地,在聊天界面上打出这句话,眼光不经意地瞥见了手机的电量?百分之一?
   悠然决定让男票的风来清醒一下脑子。
   然后,沉浸在悲伤绝望没找到充电器的悠然瞪大眼睛,手机开始振动,它用小小的身体充分给主人带来了绝望,来电显示————白起。
   悠然看着响铃后没电关机的小苹果,无力捂脸,她觉得已经可以想象到学长精彩万分的脸色了,如果她玩的是恋爱养成游戏,她觉得自己可以打出gg了。
   希望她回家找到充电器充个电后,一切都还好。
   而事实上,白警官气定神清地反复打了两个电话,发了十通信息,才开始思考女友会遇到什么窘境。
   白起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没惹到小女友的前提下,手机忽然关机估计是没电了,果然,大脑清醒的白飞飞并没有像悠然看的偶像剧男子一样不靠谱。
   偶像剧男主一哭二闹三上吊,而飞天小女警(大雾)白起决定勇闯恶龙洞穴(悠然家)一探究竟。
   不过即使有钥匙,白飞飞依旧选择了飞上去走窗户,该说幸好悠然知道男友德性的情况下,基本都是开窗的吗。
  几分钟后,白起一脸冷漠地看着手里一条软趴趴的白色充电线。啧。
  出差两天了还没反应没充电器,回来没电了才意识到,真是。白起眼中划过一丝好笑和沉沉柔情,然后开始老父亲式担忧。
  这样下去怕是他家姑娘要把整个人都丢了,自己还是要提醒一下。白起这么想着,也就不着急了,反正这么大个人又在回来的路上,于是就坐在沙发上守株待兔。
  悠然急赶慢赶总算到了家,一开门就吓了一跳,woc沙发上不就是自己的新晋男票吗?
  白起早听见了开门声,轻轻笑了笑,“明天,我们去哪里玩?女朋友?”女朋友三字被他咬的极其暧昧,眼中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悠然红了脸,正想着男友明明交往前凌厉(对别人)又温柔(对她),怎么现在这么撩?等等剧本不对啊,说好的老父教女呢?
(ノ=Д=)ノ┻━┻我的男票为何如此撩人,急,在线等。
没电的手机酱决定以后遇上主人和那只白飞飞秀恩爱就自动没电好了,啊,今天的手机君依旧如此狗里狗气。
 

海上生明月 云亮

   赵云第一次见诸葛亮是在刘备办的庆功宴上。
   彼时赵云初下山,即使武艺高强传承非凡,寸功无立的他只得坐在最后几排。
   而诸葛亮,可谓宴会的主角,谈笑风生间大败敌军的卧龙先生,耀眼如明月,皎皎光辉夺人眼目。
   赵云提着一壶酒,漫不经心地自酌一杯,却不经意间望了那人一眼,如何用言语描述这一瞬惊艳,诸葛军师真不愧是天下有名的美男子,只一双如玉般温润,如星般璀璨,似是盛着万种风情千般风流的明眸就已经胜出千千万万人了,透过这双流光溢彩的眸子,赵云还望见他所牵挂的山河万里与他的意气风发豪情壮志。
   赵云心神微震,倒的酒不由得溢出一分,不过他却没注意到,心中感叹刘左将军麾下人才济济,军师心怀苍生智计一绝,自己没投错了人。
   子龙朝诸葛孔明遥遥一敬,自顾自的饮完了酒,心中却徒增一股豪情,男子汉大丈夫,他赵云也要凭手中这银枪,立下战功来堂堂正正地与诸葛亮这样的人物对饮。那厢,诸葛孔明微笑着与众人交谈,像是察觉到什么,若有所思地朝赵云那投来一睹。
    赵云吗,听说是这一代继承“苍天翔龙”的人杰,希望不要令某失望,毕竟,明月不仅缺少陪衬的星星,还少一个可以互为臂膀,共同辅佐明主的知己至交啊。

云亮杂事

(1)将军挑水(雾)
    一个云妹有军师
   两个云妹抢军师
    三个云妹没军师
    军师决定下山避一避三个欲求不满的男人。
  (2)扁鹊的锅
   诸葛孔明成功的变成了“小”天才,原因当然是因为某位医毒大家研发的新药。
    赵云看着自家军师六岁的三头身,当机立断决定好好和扁鹊谈谈人生,甚至阴暗地想让扁鹊真的变成“扁”鹊,打扁的。
     但是,军师无意识地嘟着嘴,扶着下巴严肃状思考的小大人样真的好可爱,想~算了,赵云明智地不再深入思考,毕竟三年起步,他可不想被认为是恋童癖。
     诸葛亮不着痕迹地看了赵云一眼,果不其然地发现恋人俊朗面孔下的走神与一咪咪的心虚,唉,他只是身体变小了,这样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子龙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了,诸葛包子脸上一片凝重,这样的赵云太傻了,一定要看着护好才行。
     与此同时,赵云有些担心地看向军师,这么小的阿亮自己一定要看好才行,忽然想起市井的儿童拐卖走失事件的赵将军眼中一片忧思,不过,找扁鹊谈人生谈理想顺便要解药也是必须的!
      扁鹊:“我有药,你有病吗”
   (3)诱
   赵子龙应邀前来,便撞入了一卷美人图
    桃花树下,军师散着头发,懒散地靠在温泉池壁,泼墨的黑与肌肤的莹白如玉鲜活生动,还是如以前的俊秀五官,却在缭绕雾气中显得如梦如幻,眼睛里不止是运筹帷幄的狡黠自得,还带了几分幽深的若有似无的……是什么呢?赵云却不想去想了。
     忽然春风翩然至,一树桃花摇落,亮的手指轻轻捉着一朵桃,也不知是花的艳色衬了手的白皙,还是那人唇边勾起的惑人笑容映了这满池春色。
    赵云就醉了,醉在心慕之人温柔的眉目间,醉在了那一声轻缓低沉的
“子龙”里……
  赵云:快来奶我一口!

    

月英的一封信 cp云亮

注:与历史无关,只是峡谷的cp
私设,亮亮和月英是好友,没有婚约。
——————————————————
——————————————————
  孔明兄:见字如晤
      汝生辰将近,可惜月英身在东吴,恐无法亲至祝贺,故订制一羽扇,添作贺礼。
       月英知孔明兄已做了刘家的蜀汉宰相,战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攸关苍生,便亲做一扇用以遮面,行元气弹之术时遮挡一二,望亮兄谨记不可刻画谋略之印(开被动)时蔽于(钻)草丛,恐为敌人所擒,不是不相信赵将军的护卫武艺,而是战场凶险万分,不可大意。
        另,月英还有一事所托,望孔明兄与赵将军谈论政策(谈情说爱)时,留心暴君与主宰动向。
        附赠二机关子偶,配之可清楚对方动向,母偶在吾处,赠孔明并赵将军,当做小妹未参加汝订婚宴的补礼。
       小字:羽扇遮面,教人别看出蜀汉宰相眼中除了大汉江山和赵将军,竟无他人。
       …………
      黄月英将信折好,看着案几上的定位母偶,微微一笑,呵,有了定位还怕我躲不过你们的狗粮闪光弹吗_(:з」∠)_有cp了不起啊,就可以旁若无人得秀啦?
      云亮:“对啊对啊,有cp就是了不起啊”
     

华山奇遇小记。。看似正经

  其实华山小时候是遇到过仙人的。
   据华山吹捧瞎扯“那人仙风道骨,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呼吸绵长,内力深厚,见到我就说我骨骼清奇,要收我为徒,可惜我念掌门收留之情不愿云云”
    然而,事实如何呢
   华山十一岁正在练习剑法时,听到缈缈之音,似是从天边传来,但却冷淡死板,像是傀儡木头人的声音,“华山子弟,十一岁刚过生辰,习得心法……”“敢问前辈名讳?”小华山收剑,人模人样地站在原地,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好奇,怪到这人怎会知道自己这般详细,到底孩童心性,也不觉得可畏。
  那声音顿了顿,“无名,不过我有一份奇遇与你”华山听见奇遇二字,想到了师兄师姐诉说的江湖经历,顿生一股骄傲自豪,看看,我也是有前辈赏识的人!我就说嘛我这天纵之资,不可能平庸_(:з」∠)_
     但小华山高兴太早了,只听“高人”说道“宗门:华山派,欠武当山九亿七千八百万九十两,评价:身无长物,一穷二白,不符合奇遇条件”愣住了,华山竟从死板的平淡音中听出了一丝丝诧异,不由得悲从中来,咬牙切齿:“我大华山才不穷,我们还有一身正气!”然后,一锭金子从空中抛下,华山偷瞄一眼,最终屈服于天上掉馅饼的诱~惑中,拿起金子道了谢兴冲冲地上交华师姐了。
     从此,这件事给小华山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由于不晓得那位前辈名讳住处,就没法实现华山所谓“用钱堆成金山给前辈看”的愿望,但没关系,不是还有个路人武当嘛,想到这一茬的华山决定有一天用钱砸死武当的臭道士。
    武当道士:喵喵喵?
   可见,打酱油也是有风险的

[少暗bl 从夫] 可能woc

    少林看着眼前难得一脸纠结的暗香,五官不由得舒展了开来,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语气轻缓:
   “嗯?怎么了?”
    暗香有点尴尬,但这人一不好意思就容易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加之眼中的迟疑,吓得少林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情,连忙摆正身子,最后暗香还是开口了:
     “我要出家了”
     蛤?!少林一脸懵逼,严重怀疑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咳,就是...出家从夫嘛……只要和你在一起,剃光头也可以的。”暗香一本正经地说道。但无疑脸上不正常的红晕出卖了他。
        少林有些好笑又忍不住感动,他望着自己的恋人,不由得想到说出这话,一向寡言内向的他一定害羞得不行,说不定开隐身的心都有了吧。念此,少林走上前,轻柔地抱住了暗香,“有汝相伴,何其有幸”
        当然,后来暗香知道这句话不仅错字而且意思也不是这样后,暗暗庆幸自己不用剃一个blingbling的光头,颜值其次,有了大号灯泡还怎么开隐身搞暗啊_(:з」∠)_(颜值真的不重要!信我……)

武华 路遇寒士,当......

  无当道长(武当成男)x   华三(华山成男)
  乖巧ing
——————————————————
——————————————————
    华三是自己上的山,在他六岁那年刚好闹饥荒,家里供不起三张嗷嗷待哺的小嘴,于是就让幼子,曾被武师赞过有天赋的小三儿上了华山,而华三自己也没有什么悲伤怨怼,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更何况上华山还有一口饭吃,爹娘此举实在为他着想。但,爹娘唯一没料见
的是,曾经威风无二,名震天下的华山现在穷得一批。
     于是,为了应付以武当山为首的讨债恶势力,华山专门成立了一个“要债堂”,咳咳,当然除了华山子弟别人是不知道的,毕竟脸这种东西还是能要就要的.....作为秘密部门的一员,华三光荣得被赋予了守大门,在武当道士来的时候通风报信的伟大责任。
      华山很冷
      无当皱眉,有点后悔出门讨债没有带自己的貂皮大衣,本来想着,直接轻功上山的道长只好将内力都用在了御寒上,走着走着,刺骨的山风更加凛冽,积雪仿佛千年不化一般,冒着森森寒意。却还没看见山门。
        无当在冻晕过去前狠狠唾弃了一番前任不负责任的讨债师兄,居然没告诉自己华山如此穷山恶水就去嫖蔡师兄了,出家人怎能如此!(居然去嫖还不带我)
        华三是在下去遛弯的时候看见快被冻死的人的,所以还有在华山迷路迷到严寒地带的吗,华三有些懵逼的想着,但还是手脚麻利的给这位可怜的小子喂了一小勺胡辣汤(对的只有一小勺)。
        无当悠悠醒转,睁开眼就看见一个身着天蓝华山服饰的俊朗弟子,刚开口表明身份,却看见了眼前人难看的仿佛吃了哔一样的脸色
       “woc  武当的臭道士,早知道不救了”华三尴尬的发现自己好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而无当则是惊讶于华三的直率,难道两派关系那么差吗,明明以前经常看见师兄们和华山弟子搂搂抱抱,gay里gay气的。
        “可是你们门派训诫不就是,路遇寒士,解衣衣之吗”无当道长机智的转移话题,却惊讶发现俊朗小华山的脸瞬间涨红了,难道有啥歧义吗,无当一脸懵逼,啧,不过话说小华山脸红的样子真好看(。・ω・。)ノ♡
           至于为毛道士没找到华山山门还迷路了的原因吗,就是他把山腰的破落山门当做是以前的遗迹了......